當前位置:婁底廉政網 > 湘風廉韻 > 清風文苑 > 正文

【婁底家風故事】祖屋·祖母

2020/1/15 22:33:20   婁底日報   禹絲

祖屋名叫錫圭堂,在雙峰縣青樹坪,很多人都知道。

祖屋是曾祖父建的,至今已有近90年歷史了。祖屋依山傍水,背靠黃全山,面臨荷月塘。前面是一個很大的田壟,一眼望去,農田及水塘盡收眼底。遠處是連綿起伏的青山屏障。墻垛與屋檐都是卷角造型,與風火墻及山字垛墻交相輝映,渾然一體。東廂房有三個天井,西廂房有兩個天井,有北方四合院的格式,又有著濃厚江南民居特色的建筑風格。

祖屋為什么叫“錫圭堂”,伯父生前,我問過他。14歲就離開家鄉求學求職,輾轉上海北京的伯父也說不清楚。后來我偶然發現《尚書·禹貢》上有:“禹錫玄圭,告厥成功?!薄渡袝讉鳌吩疲骸靶?,天色,禹功盡加于四海,故堯賜玄圭以彰顯之,言天功成?!卞a在此處是通假字,通賜。難道曾祖父把祖屋取名錫圭堂源于這個典故?不得而知,似乎沒有比這更合理的解釋了。

祖屋土改時,部分歸了公,部分分給了其他村民居住。歸公部分成了公社駐地。公社搬離后,獸醫站搬進來駐扎了好多年。隨著經濟條件的改善,絕大多數村民離開了祖屋,在村子里另尋地基建起了小洋房。我對祖屋情有獨鐘,盡管我離開家鄉多年,回去后,我總要站在遠處,張望祖屋。如今祖屋被拆得支離破碎了,但鄉愁在我的思緒里,卻是愈發濃郁。

祖屋現在雖已很殘破,但我們家族卻人才濟濟,這與我們家“德為先,孝在前;勤為本,和為貴”的家訓分不開,也與我曾祖父、我奶奶、我伯父言傳身教分不開。

我曾祖父從邵東團山遷徙到青樹坪后,在青樹坪老街開了一家叫“慶華豐”的綢布店。他在50多歲時就退出商場,把店鋪交給兒子打理,自己一門心思建房。地生(風水師)陪著他在青樹坪周圍四處看風水,相中了祖屋這地。曾祖父于是調集資金兌換土地,開始大興土木??课鬟吿锏氐囊粦羧思也煌獬鲎?。為了使整個房屋結構有完整的對稱性,曾祖父提出:土地有多寬,就用銅錢鋪多寬??墒菍Ψ讲辉?,曾祖父沒有強人所難,把規劃縮小,西邊少建了一排房屋,做成了不對稱的東西廂房。

提到祖屋,我無法不提我的奶奶。這個嫁過來填房,做兩個孩子繼母的女人,自己又生了8個孩子,夭折了兩個,36歲守寡,沒享受幾天好日子。在階級斗爭為綱的年代里,她沒少受批斗。奶奶大字不識一個,卻有著非常人的智慧與傳統女性的吃苦耐勞精神,帶領一家大小度過了艱難歲月。一個好女人,可以旺三代。這話不假。

奶奶的家教是非常嚴的。都已成家有兒女的父輩們,偶爾背著奶奶在外面打點小牌,只要傳到奶奶耳朵里,奶奶就會拿著竹條過來找人,不想子女因打牌導致小家庭不和而放松管教。村里一些愛開玩笑的人,有時看到我父輩在打牌,就會突然大喊:“三娘來了!”嚇得父輩丟牌就走。奶奶的思想并不守舊,也與時俱進。奶奶管教有方,孩子們都很懂事,這么大一個家族,親堂兄弟幾十個,大家很少吵架紅臉傷和氣。

奶奶最讓人佩服的是有一種大家風范。在自己的子孫都有了出息,家庭條件好了時,總是伸出援手幫村里條件差的,并不計較當初別人斗爭過她的往事。細嬸改嫁細叔時帶過來的小女兒謙志,讀書沒錢,奶奶把多年來兒孫們孝敬她,省吃儉用攢起來的幾千元一次性全部拿出來給謙志讀書。當父親告訴我時,我很為奶奶驕傲!別說一個大字不識的鄉下老奶奶,就是在外見過世面有高學歷的人也未必能有這等開闊胸懷。哪家有困難,奶奶會召集大家開家庭會議,舉全家之力來幫有困難的小家。她處理事情非常果斷,有條理。我大叔叔去世早,兩個堂弟當時還小,奶奶與伯父商量,要伯父出面找有能力的親戚籌集一筆足夠的資金存上,確保兩個孩子能完成學業。在大家庭的關心下,堂弟不但沒有荒廢學業,還很有出息。

奶奶87歲時去世,去世時的一幕也是相當感人的。腿腳不便坐在輪椅上的大伯父———奶奶的大繼子,在子女攙扶下,非要跪拜繼母的那一幕讓多少人流淚。這個言語不多,只比繼母小10來歲的伯父,眼含熱淚在感謝繼母的養育之恩。

長兄如父,我伯父14歲就遠離家鄉,參加工作后每月的工資除了留點生活費就全部寄回家給奶奶貼補家用。家里每月都能收到伯父寄回的書信及物資,信里大多是勸告在家的兄弟們要孝敬母親,與人為善。我總是等父親把信念給奶奶聽了后,再偷偷拿過來看。讀伯父的書信,是我從小的精神食糧。家中長輩的為人處事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我幼小的心靈。

伯父去年8月去世了。我記得2015年伯父過80歲生日,家族成員協商想請伯父在老家過生日。伯父被大家的孝心感動,同意在老家操辦。前提是:純屬家庭聚會,不收任何禮金。作為曾經擔任過國家醫藥管理局要職的伯父,不管身處哪里,都保持自己的清廉。宴會上,伯父即興演講半個小時,全是敦敦告誡后人怎樣做人的。別開生面的生日聚會,感動了全場。我記得因關心支持家鄉建設,上世紀九十年代,縣里獎勵了伯父3000元,伯父將錢捐給了家鄉的學校。

在良好家風的熏陶下,我們晚輩也從小養成了與人為善、關心他人的品格。我八九歲時,總會給一個長期躺在病床上的老人送飯菜,幫她做家務事,她得了肺結核,總不見好。別人都不敢去,怕傳染上??晌蚁胫裏o兒無女,沒人照顧,很凄涼,便經常去看望她。目前我事業小有成就,我經常力所能及資助困難群體。其他事業有成的兄弟姐妹,也熱心公益。

 (作者:雙峰縣青樹坪鎮人,現在武漢經商)


 
上海天天彩选4今晚开奖号 黑龙江6十1开奖号码 温州麻将 35选7开奖号码表38期 三字解字平特一肖 30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湖北11选5当前最大遗漏 吉祥棋牌双阳麻将? 急速赛车高清 浙江体彩11选5玩法 腾讯欢乐麻将需要充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