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婁底廉政網 > 湘風廉韻 > 清風文苑 > 正文

【婁底家風故事】父親的言傳和母親的身教

2020/1/17 16:17:00   婁底廉政網   鐘云騰

小時候家里來客人了,父親就教育我們:要講禮貌。對客人的稱呼一定要規規矩矩,不能出錯。吃飯、夾菜只能夾靠近自己碗里的菜,而且不準多夾菜,不準翻菜,否則父親的筷子準會落到你夾菜的手上。時至今日,我都是按父親當年教我的禮貌用餐、待人接物,不管到哪里大家都愿意跟我交朋友。

在我初二那年,學習成績下滑,周末一回家父親就跟我嘮叨“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跟我說很多學習成績優異的先輩如何為國建功立業的故事來激勵我。高中畢業后我出遠門找了份工作,父親每次打電話,從不跟我說思念之情,講的都是對待老板要忠,對待事情要明的“大道理”。我按父親說的“大道理”做了,得到了老板的賞識,工資每半年一次“大躍進”。父親在電話里的話變成了:戒驕戒躁,扎實工作。

后來我考上了公務員,回老家當了村干部。這一次父親跟我聊了很久,“對上級要忠誠,對同事要關愛,對百姓要關心”“能為老百姓做的事再小也要當成大事去做”“做事要干干凈凈、做人要清清白白”“為官一定要廉字當先”“無欲則剛”……我在公務員崗位上工作9年來,做到了對上級不逾矩,對工作講原則,對群眾講感情。

父親是一個話很少又嚴肅的人,不像母親,她是我們家的“外交官”,在村里擔任過很多職務,如“接生婆”“婦女主任”“村主任”“村支書”。母親不會講“大道理”,但是她用她的方式給我們指明了人生道路。

上世紀70年代,母親是村里的“接生婆”,經常白天黑夜的不著家,給人接生。那個時候農村生活艱苦,但母親很會打算,把我們家的小日子經營得有聲有色,在母親的照料下,我們三兄妹從小沒挨過餓、受過凍。母親每次出門接生都會盤算,產婦家里困難的給帶點衣物、肉、雞蛋,那個時候接生費五至十元,家庭特別困難的母親反倒是倒貼十塊錢喜錢。對需要幫助的人,母親總是毫不猶豫地慷慨解囊。每年過年前,是我們三兄妹最忙的時候,母親會忙著給我們分派任務:大哥給三老奶奶送肉和米,姐姐給華爺爺送被子,我給禮爺爺送魚、肉丸子。每年底鐵打不動的給這些孤寡老人送錢送物,直到他們去世。

后來,母親當了村干部,“熱心腸”的勁就更大了。哪家發生爭吵,第一個到的準是我母親,有一次,母親因為出去當和事佬,把灶臺上的菜鍋燒焦了。半夜,我因找不到媽媽哭醒成了家常便飯。我們家的日子從此越過越“差”了。以前只要關心困難產婦家庭,現在需要關心的人更多了。我們出去工作后,寄給母親的生活費很多變成了“慰問金”:“四叔生病了,給了200”“小長叔的兒子出車禍去世了,給了400”“七舅家孩子多,生活困難,又給了200”。母親在村干部的崗位上一干就是30多年,得到了大多數群眾的擁護。

我相信,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師,我也在用父親母親的方式教育孩子,用“大道理”和自己的小見解跟孩子交流,把爺爺奶奶的故事講給她們聽,她們也非常愿意聽,跟著學。她們不僅提高了自己的學習成績,還接受了健康有愛的思想教育。

我的父母親都是普普通通的農民,他們用言傳身教影響了我們三兄妹。我大哥做生意熱情待人,規規矩矩,生意做得紅紅火火。姐姐和我都考上了國家公務員,姐姐當了縣婦聯主席,經常出現在田間地頭,關心婦女姐妹們的生產生活,幫助她們發家致富,走上自立自強的道路。我在基層崗位上任勞任怨,做事清廉,做人干凈,對事業忠誠,對群眾關心。父母親非常欣慰。

這,就是我們家的家風小故事。(作者單位:新化縣文田鎮紀委)

 
上海天天彩选4今晚开奖号